五月の蝇

我们就像黄昏和黎明。

【Y2】空气恋人 (1)


首篇。练手。自娱自乐。不知是be还是he。(溜了)



我有一个空气恋人。他存在于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他陪我度过每一个春秋,明明是如此重要的存在,现在在我怀里却丝毫没有重量。我觉得是我生病了。因为我的恋人,只有我才能看得见。呐,你们都看不见吗,那个在樱花树下温柔笑着的他,花瓣温柔地亲吻着他的鬓角,在我心里荡起层层涟漪。
「Sho酱…我想你了。」

   刚入拂晓,天色微微亮。伴随着几声咳嗽,一只肉肉的汉堡手无力地摁掉床头的闹钟。二宫和也从床上爬起来,随之掉下来的是额头的退烧贴。あぁ、又发烧了。长期在室内活动的人皮肤看起来既苍白又消瘦,因此也很容易生病。一个人的话,确实如此。但二宫好像并不在意,他拍拍自己的脸努力想让自己清醒,因为发烧而泛着红晕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楚楚可怜。刷牙、洗脸、穿衣服,一切照常如初。只不过在看到那个印着仓鼠图案的马克杯手微微一顿,随即拿起了旁边柴犬图案的杯子。以及衣橱角落里那几套不知让人如何收拾的西服。今天二宫要久违地出个门。从电车那头吹来的风扬起了额前的碎发,露出那双盛满细碎光斑的茶色琉璃眼,眼底深处是一闪而过的浓郁悲伤。二宫靠着车门,脑袋随着电车运行一晃一晃,细细地看着窗外的景色。电车内是JK们嘈杂的嬉闹声。「呐呐,听说了没有,今年樱花的赏期有21天呢!」「诶,真的耶!美纱酱快约你那个学长,他不是对你有意思吗?」「别闹了…」

二宫微不可见地低了低头。他们相遇的时候,也是这样一个春天。樱花刚刚盛开之时。那个人从路边的冬青里钻出来,差点撞到经过的二宫。他露出那招牌的仓鼠式微笑,说自己在找一只小柴犬。二宫说,这么巧,我也在找一只小柴犬。他说,看到那只小柴犬身上挂着项圈,却在路上没有目的的晃来晃去,最后晃到他脚边,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,想来是想要他手里的饭团,以及,它迷路了。等他喂完食之后,小柴犬就撒开小短腿跑开了,看见它跑进了冬青里,正在找着呢,还没找着。二宫说,或许它在跟你玩捉迷藏。他说,你怎么知道?二宫笑了笑,因为那只淘气的小柴很有可能是我的狗。那个人点点头,恍然大悟的样子。原来如此,你好,我叫樱井翔。你好,我叫二宫和也。彼时,一阵风吹来,樱花簌簌落下,几枚花瓣便落在了那人的发梢。二宫地盯着他出了神,回过神来自己的手已经伸出去,想把他发梢的花瓣摘下。复又绝对不妥,尴尬地收回了手。樱井翔像是意识到了,一边伸手摘下花瓣一边说,听说今年的花期有21天呢,二宫先生。是呢,挺好的。二宫说。这个人,真的是和樱花最配的人啊。他看着这个人温柔的侧脸想。而小柴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两人的中间,自顾自地转着圈圈,圆滚滚的屁股和小短腿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又滑稽。二宫抱起小柴,点头和樱井翔说了再见,眼里像是盛着温暖的春意。小柴,和他的主人很像啊。樱井翔看着二宫湿漉漉的眼睛想。自带春光。

「二宫先生,我们已经帮您找到了符合您要求的房子,我带您看看地方吧。」

两天之后,二宫搬了家。二宫·樱井的门牌被拆下。还有一个留在房东那里的纸箱。

评论

热度(11)